依据武汉大学《关于做好2020年硕士研究生复试录取工作的通知》(武大研字〔2020〕5号)等文件精神和《教育科学研究院2020年硕士研究生复试录取工作实施细则》,开展我院调剂工作,具体事项告知如下:

我院教育硕士教育管理专业拟接受全日制研究生12人(含武汉大学-乐山师范联合培养计划10人),非全日制研究生29人,合计41人。具体招生计划分以下3种情况:

3。 专业名称:教育管理,专业代码:045101(非全日制),拟接受调剂指标:29人

近日,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即国药中国生物)在官网渠道发布消息称,国药中国生物已完成对部分康复者血浆的采集工作,开展新冠病毒特免血浆制品和特免球蛋白的制备;经过严格的血液生物安全性检测,病毒灭活,抗病毒活性检测等,已成功制备出用于临床治疗的特免血浆。 

临床反映,患者接受治疗 12 至 24 小时后,实验室检测主要炎症指标明显下降,淋巴细胞比例上升,血氧饱和度、病毒载量等重点指标全面向好,临床体征和症状明显好转——可见,在治疗感染新型肺炎的危重患者方面,这种特免血浆的效果显著。

考生须于2020年5月22日17:00点-5月25日上午8:00点之间在“全国硕士生招生调剂服务系统”中填报调剂志愿,逾期视为放弃。考生应如实填写调剂信息,仔细核对调剂条件,凡不符合调剂条件的考生或弄虚作假者,一经查实,取消调剂、复试、录取资格,相关后果由考生本人承担。

与此同时,中国生物也在其官方渠道发出了《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捐献倡议书》,并表示,采用恢复期病人血浆疗法,通过临床输注康复者恢复期血浆或将其制备成特异性免疫球蛋白,疗效较好且安全。

教育科学研究院联系电话:027-68772118

在本次调剂中,全日制教育管理专业学位考生和非全日制教育管理专业学位考生按照总成绩分别排序,按照考生调剂系统填报志愿,结合我院拟接受调剂指标,由高到低依序录取。

“第三,中方一直欢迎外国媒体全面、客观地报道中国,也一直按照国际惯例,依法依规为各国记者在华正常采访报道提供支持和便利。”赵立坚说,“同时,我们坚决反对打着言论自由旗号恶意抹黑中国、侵犯中方尊严的行为。外国常驻新闻机构和外国记者必须遵守中国法律、法规和规章,遵守新闻职业道德,这在任何国家都一样。”

随着疫情趋稳,提振消费、释放供需两端活力成为各地政府的当务之急。作为提振消费的重要手段,发放消费券成为多数城市首选的“良方”。

实际上,使用康复期患者的血浆输注进行临床治疗的思路和方法,在抗击 SARS 疫情时期就有了。

中国生物研发相关负责人表示,新冠病毒特免血浆的采集、制备和系列检测过程,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制备工艺成熟,所需时间短。

在已经确认特免血浆疗效的情况下,血浆的来源成为问题——目前来看,血浆来源将依赖于康复患者的捐献。

有记者提问,据报道,美方官员表示,正考虑“惩罚”中国驻美记者,以此作为对中方“驱逐”《华尔街日报》记者的反制措施。美方是否就此与中方沟通?中方是否要求美方不要采取上述措施?

3。第一志愿报考工商管理、公共管理、工程管理、会计及图书情报硕士的考生不得调入本专业;第一志愿报考法律硕士(非法学)专业的考生不得调入本专业。

据国药中国生物方面介绍,新冠特免血浆制品是由康复者捐献的含高效价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的血浆,经过病毒灭活处理,并对抗新冠病毒中和抗体、多重病原微生物检测后制备而成,用于新冠肺炎危重患者的治疗。

他认为,数字消费券能充分根据当地产业情况和民众消费习惯灵活、有针对性地来设计,通过对第三方支付的大数据分析,也可以更加精准识别消费者。

研究生院招生工作处联系电话:027-68754125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在社交平台上注意到,已经有不少康复者表示愿意捐献病毒。据澎湃新闻报道,2 月 14 日,上海有 28 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这是上海一次性出院人数最多的一批;其中有 6 人表示愿捐血浆。

值得一提的是,雷锋网注意到,关于康复者血浆捐献的条件和注意事项,目前也有了具体说明:

“第二,美方有些官员言必称言论和新闻自由,我想问问,如果一家媒体在美国公然发表种族歧视言论,它会面临怎样的惩罚?”赵立坚说,美国官方采取“顺我者存,逆我者亡”的态度区别对待媒体记者的做法,国际社会对此有目共睹,这也是美方所谓的言论自由吗?美方有关官员难道忘了白宫是如何对待CNN等媒体了吗?美方官员应该解释一下,近两年来美方无理拒签或以多种理由拖延多少中方媒体赴美记者签证?

1。符合招生简章中规定的调入专业的报考条件(含招生专业目录中外国语语种要求),初试成绩须同时达到调出学科专业国家线及本院调入学科专业复试分数线。本院教育管理专业(045101)的分数线为外国语50分,政治50分,教育综合85,教育管理学85分,总分331分。若考生初试除外国语、政治外,只考核一门业务课,则该门业务课的分数线为170分。

调剂复试遵循以下基本原则和要求:

截至目前,由中国生物承担的 “2019-nCoV 感染恢复期患者特异血浆和特异免疫球蛋白制备” 项目,已获得国家科技部组织制定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公共安全风险防控与应急技术装备”重点专项立项,同时得到了湖北省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

1。专业名称:教育管理,专业代码:045101(全日制),拟接受调剂指标:2人

实际上,不少专业经济人士也认为,消费券不再是过去大家理解的从生产到消费的最终环节,而是拉动整个经济产业链增长的先导产业,是为企业提供针对消费需求的良性生产信号,引导资源更加合理的配置。

他指出,我们敦促美方摘下意识形态有色眼镜,停止发表不负责任言论,停止对中国无端指责,多做有利于中美互信与合作的事。(完)

中国生物也表示,在 SARS 爆发期间,就有将 SARS 患者康复后的血浆输注给重症 SARS 病人实现治愈的案例。

雷锋网注意到,在 2020 年 2 月 8 日公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 修正版)中,针对重型、危重型病例的治疗,在 “其他治疗措施” 板块提到:可采用恢复期血浆治疗。

感谢所有愿意捐献血浆的康复者!希望所有人都能够平安!

依据招生计划,原则上按照不低于120%的差额比例组织调剂复试。调剂复试时间拟定2020年6月上旬进行,调剂复试名单及具体复试安排拟于2020年5月底在我院网站上发布。

五、未尽事宜详见武汉大学《关于做好2020年硕士研究生复试录取工作的通知》(武大研字〔2020〕5号)和《教育科学研究院2020年硕士研究生复试录取工作实施细则》等相关文件。我院指定专人负责调剂咨询服务,请有调剂意向的考生添加咨询QQ号2450513048(QQ验证信息为本人真实姓名、毕业年月、本次初试单科分数及总分,格式范例如下:张三,2016.6,50,50,85,85,331)。

“发放速度快、市场转化率高,受到消费者广泛欢迎,也对消费回暖产生相应的带动效应。”刘俏在报告中表示,此次消费券取得好的长效带动力,数字化的发放方式是关键一环。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刘俏、沈俏蔚研究团队联合蚂蚁金服,以杭州为样本进行的研究显示,和没有消费券时的日常消费量对比,每1元消费券能带动3.5元的新增消费。“这部分新增消费,进一步打开了消费增长的空间。”刘俏表示。

本报杭州4月29日电

4。不接收报考单独考试和“强军计划”、“少数民族高层次骨干人才计划”、“退役大学生士兵计划”等专项计划的调剂考生。

支付宝数据显示,目前发放消费券杠杆效应在10倍以上的城市超过5个。截至目前,全国有超千万线下商家受益于消费券,其中九成为中小微商家。

事实上,消费券已成为刺激消费者走出家门、重启线下消费的催化剂。激发的民众购买力,不仅直接刺激了消费,其杠杆的撬动作用,更助推了经济回暖。

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也表示,金银潭医院正在开展康复病人的恢复期血浆输注,目前也显示出一些初步效果,因为康复期患者体内有大量综合抗体来对抗病毒。

2。初试科目与调入专业初试科目相同或相近,其中统考科目原则上应相同。可调剂的学科门类为教育学大类(含教育学、心理学)、管理学大类(含管理科学与工程、公共管理学、图书馆、情报与档案管理学)。

据了解,2 月 8 日,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为指南,首期在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开展了 3 名危重患者的新冠特免血浆治疗,目前连同后续医院治疗的危重病人已经超过了 10 人。 

浙江省统计局4月27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一季度,浙江全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5334亿元,同比下降14.7%。其中,3月下降7.8%,降幅分别比1月、2月收窄3.3和10.2个百分点。与居民生活密切相关的商品零售呈增长态势,限额以上单位粮油食品、饮料、体育娱乐用品、电子出版物及音像制品类零售额分别增长16.7%、18.7%、61.6%和24.1%。

6。所有调剂考生的招录工作必须通过教育部指定的“全国硕士生招生调剂服务系统”进行。

杭州4月20日20时正式发放的第五轮电子消费券,150万张仅105秒被全部抢完。杭州市商务局副局长朱铮认为,数字消费券的发放形式更接近目标人群,确保了后期较高的拉动效应。

杭州商务局的数据显示,消费券发放后,杭州市区内30家大型商场(综合体)营业总额从日均4000万元上升到了6000万元,恢复到去年同期的85%左右。截至4月26日16时,杭州兑付政府补贴3.75亿元,带动杭州消费41.01亿元,撬动了10倍的“杠杆”效应。

也就是说,在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可以利用康复者血液中已经产生的特异性抗体来战胜患者体内的病毒——当然,这个过程是需要输血的。

中科院上海巴斯德所此前也对媒体表示,虽然血清疗法可以较为有效的用来对抗或预防病毒或细菌引起的疾病,但血清成分复杂,对于是否会引起其他问题还存在不确定性,何况其存在的时间比较短,而且需要的血清数量也比较大。

据了解,最早从 1 月 20 日开始,中国生物经过一系列准备和协调,组建了专门团队,调集了相关装备设备及原材料,在武汉地区实施了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采集,并在 2 月 8 日正式开展治疗。而在投入临床救治重症患者之前,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国药集团武汉血液制品有限公司、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武汉血液中心、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进行了紧密合作。

比如说,在抗击 SARS 期间,钟南山院士就曾提出过用康复者血清(血清,指血液凝固后在血浆中除去纤维蛋白原及某些凝血因子后分离出的淡黄色透明液体,或指纤维蛋白原已被除去的血浆)治疗来 SARS 患者的建议;而天坛生物也曾研制 SARS 抗病毒血清。

不过,即使已经被证明是有效的,但是这种方法依然有着一定程度的局限性。

2 月 13 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表示,患者康复后体内含有大量综合抗体,能够对抗病毒,也恳请康复后的患者积极来到金银潭医院,伸出你的胳膊,捐献你宝贵的血浆,共同救治还在与病魔作斗争的病人。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和蚂蚁金服的研究显示,新增消费主要流向受疫情影响较大的餐饮服务等小微商户,受到拉动效应最大的是消费水平较低群体。

利用血浆治疗的原理是什么?

新冠肺炎康复者年龄在 18-60 周岁,确诊感染过新型冠状病毒,出院后目前身体状况较好,没有其他不适,并愿意捐献出自己的血浆帮助他人; 康复者捐献血浆前感觉身体状况良好,没有身体不适。前一天尽量清淡饮食,不吃高脂肪、高蛋白、高淀粉(肉类、蛋类、豆类、辛辣等)食物,晚上注意早些休息,早上起床后可吃一些粥类、清淡面条、包子、馒头等。不能空腹献血浆,女性月经期内不能献血浆;  捐献血浆后注意按压穿刺点 20-30 分钟,不能揉按穿刺点,止血后方可去掉创可贴,注意针眼处清洁卫生,不可用水擦洗。献浆当日适当休息,不做剧烈运动,献浆手臂不持重物。饮食方面和日常生活用餐一样,不能暴饮暴食,不能饮酒。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间隔 14 天后可再次捐献血浆。 

赵立坚回应表示,第一,“东亚病夫”一词与中国一段特定历史相连,极具侮辱性,该报公然选用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标题,挑战了中方的尊严底线,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中国人民对此极大愤慨。美方有些官员应该认真读一下《华尔街日报》53名在华员工的联名邮件,他们在邮件中说,“这并非编辑独立性的问题,也不是新闻报道和评论之间划分的问题。这是一个错误的标题,它深深地冒犯了包括中国人在内的许多人。”任何有良知、有道德的人都应该对这种不当错误言行予以反对和抵制,而不是黑白不分,甚至还要考虑为一家拒不认错、拒不道歉的媒体撑腰打气。

5。大学本科毕业后有3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人员;或获得国家承认的高职高专毕业学历或大学本科结业后,符合招生单位相关学业要求,达到大学本科毕业同等学力并有5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人员;或获得硕士学位或博士学位后有2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人员。

需要说明的是,这种采用血浆治疗的方案,仅能用于危重患者。

那么,为什么 “可采用恢复期血浆治疗” 呢? 

当然,按照中国生物的说法,其在康复者血浆采集工作之后,在新冠病毒特免血浆制品和特免球蛋白的制备过程中,经过严格的血液生物安全性检测,病毒灭活,抗病毒活性检测,其安全性是可以保障的;不仅如此,目前这种治疗手段仅应用于人数更少的重型、危重型患者,对血清数量的需求相对较低。

那么,这种特免血浆,治疗效果如何呢?

此前,杭州已发放了5期消费券。不仅是杭州,4月以来,浙江温州、宁波、台州、嘉兴、绍兴、东阳、义乌等都先后发放各类消费券,拟发金额突破50亿元。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发放消费券的城市也已超过80个地级市(区),发放金额超过百亿元。

专家表示,从临床病理发生过程看,大部分新冠肺炎患者经过治疗康复后,身体内会产生针对新冠病毒的特异性抗体,可杀灭和清除病毒。目前在缺乏疫苗和特效治疗药物的前提下,采用这种特免血浆制品治疗新冠病毒感染是最为有效的方法,可大幅降低危重患者病死率。 

在温州,4月18日推出第一期消费券,到4月25日核销金额达1.3亿元,用消费券直接撬动交易9.82亿元,其杠杆系数达到了7.5倍。温州一鸣真鲜奶吧有400多家门店,期间客流量同比提升40%;天天中餐厅日客流量增加300人次,有6成用户使用消费券。

根据《武汉大学2020年招收攻读硕士学位研究生简章》要求,考生如申请调入非全日制专业,须在复试资格审核前向我院提交定向单位委培函、在职证明或劳动合同等证明材料,满足在职定向就业生的相关要求方可调剂;并在录取前签订定向协议,未签订者不予录取。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专家:呼吁康复者捐献血浆

腾盛博药的联合创始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洪志博士此前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利用痊愈患者的血清来治疗其他感染患者是过去对抗多种感染性疾病的常见手段,但这类方法也存在一些危险,比如不同痊愈患者血清抗体量不一致,经过灭活的血清中仍含有其它一些潜在危险病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