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杭州5月11日电 题:浙江民企形态嬗变:从“块状经济”到“塔式经济体”

新华社记者方问禹 许舜达

群主与线报员签约合作更多是按群成员回复的谢谢数量,给线报员结算薪酬的——因为更多人回复谢谢意味着群成员撸到红包的人数越多,群的价值和活跃度也越高;群的价值越高在羊圈内的口碑越好,导致群月费收费价格也越高;同时群内更多人回复谢谢也意味着线报员的薪酬收入更多,也会激励着线报员搬运更多优质的线报活动。

想做项目薅羊毛通常要付费加入项目群,群月费或年费从288到上千元不等;入群后项目发起人提供项目(某个可怜风控不到位即将被刷的产品或活动),和项目辅助软件(刷奖励脚本),和项目教程。

从有六年撸龄的老撸客口中得知,在14年时候就已经有了以下群内行业规矩,由于细节过多我粗略讲2条:

而这群人有一个共性,如果你认为是贫穷或是社会底层人群,那你真是对羊毛党缺乏基本认知,他们特点就是空闲时间多!

线报员既然是分发线报的,那线报是怎么来的?

(2)群成员在群内参与线报活动撸到红包后要@发线报的线报员+线报名称+撸包金额,发送到群内。(便于统计某个线报活动得到红包人数)

下面给大家介绍羊毛圈另一个团体类型这个是我主场(没有大牛找我麻烦的时候再细讲项目群,项目群的黑和暴力你才了解到冰山一角;请原谅我贪财怕死不敢得罪金字塔尖般的存在,瑟瑟发抖~)。

线报圈所有线报群内分发的线报活动近乎一致,区别只有时间差的问题。

个人不提议无经验者亲自尝试——不然服务器被挤爆的同时,也意味着学费交的不少。

这样的微信线报群大多你还要付费才能进,而且每月续费;收入的话看个人时间,经常参与线报活动月均可撸2000元左右,偶尔参与月入100元不是问题。

现在已发展为很多商家或公司策划有奖活动,在缺少种子用户传播或参与量少的情况下,与线报群进行合作,以线报的形式投放至线报群,获得群成员参与和传播的模式。

以上关于线报群军事化管理、传播性强、受众人群广三大特点已讲解完毕;线报群里面的运营模式奇妙无穷,融会贯通你会对羊毛和社群有一个新的认知。

——从活动策划防刷方案,到技术限制唯一性,再到风控审核活动流程以及核查用户真实性,宛如一支作战小队严谨防守着羊毛党的进攻。

表面看羊毛党只是一类贪图小利的人群,实则羊毛圈早已发展成具有极强作战能力的团体,并形成了有组织、有规模、有分工的职业“人群”;通常大多以社群的方式聚集,群内发展出了完整、成熟的产业利益链。

中国最大的线报团体当初可以说是某妈妈,但随着线报群的运营模式的出现,至今已发展出和所有流量平台不同的流量分发模式。

线报群主通过策划活动聚集贪图小利的人群加入到线报群,此后通过与线报员合作为群提供源源不断的有奖活动,然后负责社群的运营和管理。至此线报群整个生态模式已经闭环完毕。

在展览上,品牌2019年新品ThinkVision P44w的亮相,作为品牌首款超宽屏曲面显示器,它采用32:10的曲面43.4英寸超大面板,极简的窄边框设计,拥有3840×1200分辨率、450尼特亮度,支持VESA DisplayHDR 400标准认证,覆盖sRGB 99.5%,BT.709色域99.5%,支持HDR10格式,宽广色域加上精准的色彩呈现,以及144Hz的刷新率。

最为暴力,也是各大互联网公司和运营界风控界口中真正让人闻风丧胆羊毛党。

量大面广、割据生长的经济方块,仍然是支撑浙江经济活力的关键力量。工商部门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末,浙江省在册市场主体684.6万个,其中民营企业超过207.2万家,个体工商户437.4万户。

统计数据显示,一季度浙江省生产总值同比增长7.7%,增速“好于预期、好于全国、好于东部”。规模以上工业中,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3.6%。与此同时,浙江17个传统优势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1%,其中纺织、服装、造纸、化工、化纤五大行业增长超过10%。

所谓“项目”就是可以利用软件,批量操作,接码分身,自己一台手机或电脑可以当几十或几百人参与的某个被薅羊毛的活动。

从21世纪初扎实推进“两化融合”发展,到2014年成为全国信息经济示范省,再到2017年省委经济工作会议正式提出发展“数字经济一号工程”……以数字经济为主体、新经济为主要路径、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已经成为浙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主渠道。

羊毛社群最核心的价值内容“线报”已经有无数的公司生产了,分发渠道也有了职业人员“线报员”,那么就差终端市场了,也就是线报群主。

下面我来给大家讲一讲羊圈(羊毛党自称羊圈)的几种团体类型,以及羊圈完善成熟的产业利益链是怎么运营和“屠杀”各位活动的。

大多一个项目发布后三天左右死去,但通常人均薅几百没问题。下手快的嗜血上万(因为群成员很快就会把项目偷偷转发搬运到别的地方,导致很快全网传播,这也是死得快的原因)。

经济发展的结果在当下,但所有经济行为都是“连续函数”。多年来,浙江省立足“块状经济”和民营经济基础,持续发力激发产业内部化学反应、形成“集团军”,驱动经济整体提质增效,提升应对风险能力。

它是一个高度军事化管理、传播性强、受众人群广的羊毛社群;一句话可以概括为 :群内有人帮你收集整个互联网上所有参与有奖活动!

项目群通常以QQ群或微信群的形式聚集隐蔽存在(关键字搜索到的群都是交智商税的)。

互联网市场上各类cpa单、点赞投票单、分圈(分享朋友圈单)、卖号单(前端注册)、首投单、下载单等等各种保KPI单;以及各大渠道市场、流量分发平台的没完成投放指标的单子,最终以被倒腾几手的价格落到最终执行。

(1)线报员禁止发带有上级统计或邀请有奖以及拉人头的线报活动,只能发送干净无邀请关系的活动路径,此规则同样适用于群主和任何群成员。

专家认为,民企形态嬗变的浙江现象,也是当前我国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的缩影和前奏。互联网、新科技等加速赋能传统产业,正在更大的范围内组织更高程度的专业分工协作,驱动宏观经济高质量发展。

“人工成本刚性上涨,商品消费层次升级,环保高压红线迫近,行业走到了变革的十字路口。”企业副总经理杜国财坦言,袜子“做出来就能卖出去”的商业时代已经终结,整个袜业都面临提质增效的大变革。

产业“集团军”引领高质量发展

线报群的诸多运营规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被谁定下来并成为行业共识的。

2015年勉强盈亏平衡,2016年亏损500万元,2017年亏损450万元……做了25年袜子的浙江秀欣科技有限公司,曾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中搏击壮大,这几年却深感商业时代变了。

这就很怕了,恐怕就是专业做社群运营起家的贝店云集等公司也做不到:几百万人微信群在各自运营无组织的情况下,如何做到群内容一致,这就要讲传播机制了。

从来没有哪一类社群比这个群成员属性杂乱——上到45岁大妈,下到13岁初中生,左到政府公务员大学老师,右到无业青年大学学生,阶层年龄跨越之大闻所未闻!

项目群已是严格意义上的黑产,在法不责众(取证困难)和平均月入十万面前(收入来源群费+自身刷项目),别管是什么黑不黑灰不灰的,一梭子上~

兰建平认为,在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趋势背景下,产业竞争的主阵地,已经从区域转向全球化、从价格转向品牌、从相对单一产品转向技术与服务,本质上是由“市场规模优势”转向“创新能力优势”,而数字经济则是这一转变的基础性工程。

纺织服装、五金家电、电气机械、塑料制品等商品,义乌小商品城、海宁皮革城、柯桥轻纺城等专业市场……从村到市、成百上千个经济模块,纷纷做到了全国乃至全球影响力,成就了改革开放以来浙江经济体量从全国第12位跨越至第4位的发展奇迹,但如今也亟待“从大到强”的涅槃。

这是一个神奇的存在,整个世界估计也就只有中国存在这种流量模式。

很多项目发起人是程序员出身,在这里他们不是互联网底层码农,他们是羊毛圈金字塔尖的存在。

做过互联网运营的都知道:拉新工作和羊毛党的攻防战是一场你我来找茬的好戏。

运作方式就是:项目发起人找寻风控薄弱的产品或活动,找出漏洞或bug后,然后写脚本测试,群内发布项目名和项目辅助软件以及教程;通常群内禁言,群主号用废号,因为此类群查得严,一举报就封号;项目发起人多是群管理员,他们是精通技术破解脱壳卡bug的大牛,也是“大家来找茬的职业选手。

羊圈专业玩线报的活跃用户估计在百万人左右,人群基数不大,但是线报群是整个撸界最具有传播力的群体。

纵观全局这是一条非常完善的运营链条——“群主群月费收入,“线报员谢谢数量薪酬收入,“群成员撸包收入,部门kpi完成,公司对外公布优秀数据,然后融资或上市成功,投资人爸爸笑了,大家都笑了~

秀欣科技所在的县级市诸暨,有15家上市公司,堪称浙江块状经济的标杆。“国际袜都”大唐镇,20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筚路蓝缕,如今年产袜子超过200亿双、全球占比约三分之一,然而生意却越发难做:当年一双袜子能赚2毛钱,现在只有几分钱甚至不挣钱。

随着线报群越来越成为诸多公司或商家主动投放的渠道,这种运营模式也在逐渐改变,由线报员薪酬谢谢制转变为包月制,由收费群转变为免费群,群主收入也慢慢从群费收入转变为商家广告收入。

这可是综合收入一万、不比大多数白领薪资低的岗位、上班地点随意、在家都可以工作的自由职业者;目前更是已发展成机器人自动化转发,微信24小时分发线报的工厂流水线模式。

( 某线报活动:商家完成了增粉和阅读量,群成员回复参与撸到了红包)

立足杭州发展壮大的互联网企业阿里巴巴,已悄然从互联网线上全面覆盖至线下实体。记者了解到,目前阿里巴巴正在全面赋能传统产业、中小企业,驱动品牌、商品、渠道管理、服务、物流供应链、制造、组织等11个商业要素的数字化变革,成为黏结浙江“塔式经济体”的重要“商业操作系统”之一。

互联网界口中大部分所指的羊毛党是此类人群,他们养活了风控,他们折断过独角兽的角,他们是嗜血的蚂蚁。

羊毛社群商业模式的三大角色:

让秀欣科技摆脱困境、扭亏为盈的是“数字经济”。杜国财介绍,企业2017年投入1000多万元、历时两年研发出行业领先的数字化生产线,使挡车工人均操作袜机从10台变成60台、机修工削减三分之二,每月用工支出减少30多万元,车间产量提高14%。这场“管理革命”,还为企业带来“卖设备”“卖系统”的新盈利点。

自我介绍一下,我本职是做互联网活动运营,专注于策划微信领域内的裂变拉新活动;同时副业是做线报群,群成员1万多人。在前东家某上市公司工作期间,通过利用人人谈虎色变的羊毛党作为种子用户进行传播,试用期内带来注册拉新150多万用户,公众号新增粉丝140万人。在更早之前的公司里做到一整年拉新近500万用户和日均传播注册1万人+,所以我工作和羊毛都玩得还不错。

这是互联网界一条真实亮丽的风景线!

至于线报群伴生而来的如同其名(关于线报群先讲到这,本篇只做羊毛圈三大群体入门讲解)。

有关专家认为,以产业纵横交叉、数字化传导赋能为特征,浙江民企形态正在发生从“块状经济”到“塔式经济体”的历史性变化:顶部互联网平台型企业、大企业集团及其孕育的创业企业群,与线下庞大的传统产业交融,为实体根基注入发展新活力。

若要细讲一二三和运作模式细节,又不知要熬几次夜写文。

搬运机制:线报群主通常会加入同行群,然后偷偷搬运该群的线报活动分发到自己群。

一句话可以概括为:互联网补量市场上的最后执行者!

大家你搬运我,我偷你的,所以别看某旗号的线报群成员不多,但该群分发的线报活动很快就会通过搬运传播到百万羊毛党看到。

纵向赋能的“塔式经济体”

此外,ThinkVision P44w也是提升生产力的利器。它配备了双USB 3.1 Type-C端口,可同时提供两个端口进行数据、视/音频输出、充电,加上USB 3.1、HDMI 2.0、DisplayPort 1.4、以及3.5mm音频输出等丰富接口,让生产力大幅提高。通过KVM转换,能让用户实现画外画(PBP)和画中画(PIP)转换,可以进行多重任务或双屏拼接。

一个送话费/红包的线报活动,某一个羊毛党学生在群内参与撸到奖励后,很快就会分享给室友,然后导致全班和整校皆知——所以你瞧这传播力度,服务器挤爆对我们来说是日常操作。

已经给大家讲解一遍了,下面我来讲下线报群是怎么运营的。

所谓“线报”就是指被搜集的各类有奖活动或福利活动信息(通常指活动链接或活动路径)包括各类注册送红包或话费、关注公众号领奖、完成任务有奖、邀请有奖、填写问卷有奖等各类有奖活动信息统称为线报(不是所有活动都能成为线报,只有是大概率获奖或参与有奖的活动被收集后,才能称为线报)。

数字经济并非又一个经济模块,而是纵向作用于所有传统产业。当“新旧融合”产生“化学反应”,就能为浙江量大面广的块状经济带来“二次飞跃”。

既不产原料、又不贴近消费市场的浙江省海宁市,“无中生有”兴起一座皮革城,集聚生产企业6000多家、经营户11200多家。海宁皮革城副总经理王红晖坦言,当年“块状经济”抱团对外闯市场,如今则需内部整合谋增效,整体迈向高质量发展。

在早期是通过爬虫软件抓取整个互联网上有奖活动,由线报员进行测试活动真假后分发;或由羊毛党自己参与活动发现活动有奖后自行上传某些论坛。

“块状经济”的十字路口

一个社群能够存在的价值,在于群成员具有共同指向性。没有什么比贪图小利赚便宜的人性更具有共同指向性了!这样的人群聚集在一起,发挥出人性的卑劣面,战斗力应该仅次于传销。

线报既然是被收集的各类有奖活动,那总要有人进行群内线报分发,由此诞生了羊毛圈的职业岗位“线报员”。

为什么巨大的补量市场或任务量以及刷量行为最终由“任务群”落地执行,这是有原因的。

反馈机制:群成员可以反馈本群没有分发的线报活动私聊给群主获得红包奖励,然后群主分发到自己线报群。

为什么会有群内撸包反馈,统计撸到红包人数这个规矩,这就要从线报群运营模式讲解了。

207万家民企、437万个体工商户,从横向割据到纵向赋能,产生的“化学反应”有多大能量?在民营经济大省浙江,数以百万计的民营企业整体形态正在经历深刻变革,逐步集结起一支有机融合、迈向高质量发展的“集团军”。

羊圈按照运营主题不同,可以大致可以分为三种团体类型、、;彼此之间没有明确的分界线,但每个圈层的运营模式不同,灰色程度和收益也不同。

进群后参与线报活动,撸到红包要群内@“线报员”并遵从统一格式(活动名+金额)群内回复答谢——群画面犹如被洗脑一般,甚是奇景!

大家对羊毛党避之不及,也导致了很少有人利用羊毛的属性发挥其传播特长。

最根本的是由于线报群百分之九十是由个人组织化运营的,群主势单力薄,他们缺乏商务渠道能力。为了增加收入伴随而建的任务群,在没有稳定的甲方资源情况下,最终成为各大流量分发市场补量或二手贩子的落地执行方。

“老树开始发新芽,没有淘汰的产业,只有落后的技术。”浙江省工业和信息化研究院院长兰建平认为,新经济赋能传统产业,大企业、大集团与中小企业发展齐头并进,各自把优势发挥到极致,正在续写浙江民营经济发展的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