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日前正式开始对39.9亿美元的美国输欧产品加征关税,以报复美国违规补贴波音公司。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东布罗夫斯基斯表示,欧盟始终愿意谈判解决与美国的航空业补贴争端,但因美方没有相向而行,欧盟只能实施反制措施。

16年争端如何走到如此地步? 欧盟抱怨“美国不想谈”

2004年,世贸组织先后裁定,美国和欧盟均存在对各自航空企业提供非法补贴的问题。去年10月,世贸组织授权美国每年对约75亿美元的欧盟输美产品采取加征关税等报复措施。上月,世贸组织又授权欧盟每年对不超过39.9亿美元的美国输欧产品加征关税。欧盟随后寻求与美谈判,提议双方同时取消惩罚性关税。但到目前为止,美国一直没有同意欧盟的谈判要求。

有舆论认为,这是美国有意在按亲疏关系对欧洲国家“划线”,因为美国在撤走驻德美军和制裁“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项目等问题上与德国矛盾加剧,在数字税等问题上又与法国产生冲突,而其单方面退出《巴黎协定》和世卫组织等毁约退群行为更是在欧盟特别是德法两个大国国内引起公愤。

徐则臣在现场还透露他正在着手准备一本关于爱丁堡的小说,由于爱丁堡的独特氛围,这部小说“可能是一部侦探小说,起码应该是一个侦探外壳的小说。”

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东布罗夫斯基斯在宣布加税措施后强调,欧盟方面仍然希望通过谈判解决分歧,双方取消惩罚性关税将是“双赢”之举。

徐则臣认为文学的艺术的氛围已经进入到整个日常生活各个角落,他表示自己喜欢这个城市整个就是文学的感觉。

今年8月,美国政府决定维持对空客和欧盟产品关税,但有所调整,加税重点向德国和法国的输美商品倾斜。德国媒体认为这是美国对德法两国的“惩罚”,法国官员则表示或将采取反制措施。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分析认为,美欧矛盾重重主要源于双方在利益格局上的分歧以及在观念和行为方式上的冲突。

作为世界闻名的文学之都,在爱丁堡的入驻经历对两位作家的创作都产生了非常特别的影响。

“美国优先”激怒德法 白宫借加税在欧洲“划线”

东布罗夫斯基斯:“谈判解决问题的大门依旧敞开。我们呼吁美国同意双方立即摒弃正在执行的反制措施,以便迅速解决这一问题。撤销加税措施对双方来说是双赢的,我们现在有机会重启跨大西洋合作,并朝着共同目标一起努力。”

崔洪建认为,面对不断增加的矛盾,美欧想要修复跨大西洋关系绝非易事。

美欧航空业补贴争端迄今历时16年,是世界贸易组织成立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此类争端。

激发了万方创作欲望的除了爱丁堡优美的自然风光外,还有那里与众不同的人文环境。她在现场表示自己作为一个写作者,写过许许多多的影视剧、戏剧、小说,“我觉得各种各样的类型都没有任何的顾忌,我可以写。”但是涉及到父母的爱恋纠葛,就会有心理障碍。爱丁堡自由人文的气息让万方感受到一个写作者必须要有真正自由的心灵,用这颗自由的心灵写最真实的东西。“我觉得《你和我》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作品。”万方继而感慨:“作家居住地的意义,不是说有一个地方让你到那儿去写一个你准备写的东西,而是让你感受人生,体味人生不同的滋味。”(完)

万方谈到她入驻的时候恰好赶上爱丁堡艺术节,她形容为“一个沸腾的城市,时时刻刻冒着火花”。

崔洪建:“美欧双方在利益格局、利益分配上出现了比较大的矛盾。比如在经贸领域,特朗普政府不愿看到欧洲从美国分得更多利益;同时在外交、安全和政治领域,特朗普政府强调‘美国优先’,更多采用单边施压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而欧洲方面更希望通过多边谈判、国际组织来解决问题。所以双方在这些领域有着观念和行为方式上的冲突,导致双方的矛盾有加深和扩大的趋势。”

事实上,贸易争端只是特朗普政府任内不断加大的欧美关系裂痕的一个撕口。

“爱丁堡特别容易产作家”,这是徐则臣对爱丁堡的强烈印象。在爱丁堡的街巷中游荡时,两边排列的哥特式建筑让徐则臣感到惊异,“特别有传奇性、特别有故事的那种建筑”,“经过时光的打磨产生的包浆幽深的浓浓的闪着光的感觉,本身天生是一种文学的气息”。徐则臣继而向观众介绍,了解爱丁堡从了解爱丁堡大学开始:爱丁堡大学出了20多个各领域的诺贝尔奖得主,另有普利策奖、图灵奖,还有杰出的校友成了一国总理、总统等等,前段时间的共和国勋章获得者钟南山院士就曾在爱丁堡大学求学,是那里的名誉博士。

今年是曹禺先生诞辰110周年,在这个有特殊纪念意义的时间点,万方出版了关于她的父亲曹禺和母亲方瑞的长篇非虚构作品《你和我》。在这本新书中,万方专门拿出一个章节,描述她当时在爱丁堡的生活状态,她写道:“找不到什么语言来描绘那荒原、巨石、湛蓝的海、闪光的湖、和谐呼吸的森林、悬挂云团的天空,还有八月里凛冽的风、艳阳和骤雨。”在爱丁堡居住写作的这段经历,也借由作家的手永远铭刻在作品中。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上月曾警告,欧盟采取的任何反制措施都将“迫使美国做出回应”。美国总统特朗普则威胁称将“进行更严厉的回击”。路透社在报道中称,世贸组织裁定的美国可对欧盟加征关税的75亿美元产品额度尚未用尽,美国政府还可能对任何欧盟输美产品加税,或者扩大征税名单。

《纽约时报》报道指出,即使欧美双方贸易代表都表示不愿看到贸易战,但一个绊脚石是,特朗普政府一直要求欧洲偿还空客此前获得的补贴,而世贸组织的裁决只要求停止当前的“非法财政支持”,而不是偿还以前的补贴。

另据美国“政客”(Politico)新闻网站报道,法国政府上月叫停了一家法国公司与美国液化天然气出口商之间价值70亿美元的合同,原因是进口美国液化天然气可能损害欧盟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

美国《大西洋月刊》驻伦敦编辑汤姆·麦克塔格近日在该刊撰文指出,过去四年里,柏林、巴黎、布鲁塞尔和伦敦已经形成一种“记忆”,即在气候变化和贸易等问题上,欧洲不只需要与美国合作,还要与之对抗。

著名作家、《人民文学》副主编徐则臣,著名作家、剧作家万方,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总编辑助理、策划编辑张引墨三位嘉宾就入驻“十月作家居住地·爱丁堡”的经历、文学与城市文化等话题展开对谈,与观众分享身处异乡的创作感悟。

崔洪建:“对于修复跨大西洋关系,欧洲内部一直以来都有这样一种期待,但是随着欧美矛盾的不断增多和扩大,我觉得欧洲方面最近对特朗普政府几乎已经失去了信心。欧美矛盾的产生背后有着深刻和复杂的结构性原因,所以未来无论是谁在美国执政,都不得不面对欧美之间长期的、固有的矛盾,而且它绝不是下一届美国政府在短时间内就能够着手化解的。”

时至今日,美国与传统欧洲盟友之间的分歧几乎涵盖了贸易、政治、军事、安全等各个重要领域。而特朗普政府肆意挥舞制裁大棒的单边主义行为尤其令支持多边主义的欧洲备感失望和不满。

那么,欧盟的反制措施是会促使美国坐到谈判桌前,还是会进一步激化欧美贸易争端?这引发了舆论的广泛关注。

欧洲综合新闻网站“欧洲动态”(Euractiv)援引美国公共政策研究团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研究员苏达·大卫-威尔普的话报道称,在被美国政府粗暴的外交政策折磨了四年之后,“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实际上是依靠生命维持设备在维系”。

万方还注意到爱丁堡与国内城市的一个区别:“在城市的市中心,任何地方都可能发现一座墓地”。在这座城市中,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和谐地相处着,万方形容为“感觉到一种来自远古的气息飘过来”。

四年的裂痕有无修补可能? 专家认为绝非易事